5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4 19:50:1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次疫情期间,美国没有体现出足够的团结合作的意愿,没有显示出足够的国际领导力,很多人大跌眼镜。但是这个表现不合格,不能够简单理解为这是我们取代美国、可以来主导国际秩序的时候。我们要保持清醒的头脑,美国作为世界老大的地位,20年内应该是稳定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怎么来理解韬光养晦,它的定义变了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现在网上流传的翼装装备动辄数十万 ,学习费用要上百万的说法,Will认为这是“极其夸张”的误解,“我身边很多朋友平时都有自己的工作,有时到了周末会连续玩两天跳伞,一共也才300美金左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所以从零基础到可以自己独立飞行翼装,一共可以控制在十五万人民币之内,虽然这个价格看上去不算便宜,但这是很多人一年,甚至几年在这项运动上投入的花费,比网上那些传的很离谱的费用低多了。”Will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从小就很顽皮,喜欢做危险的事情。”Will在2013年就开始接触跳伞了,那时候正在美国念书的他,心血来潮去玩了一次双人伞,那次之后他就一直念念不忘,在上网查询了跳伞的相关知识后,就立刻报名学习了跳伞,后来在达到200次的要求后,他开始了翼装飞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去几场大的瘟疫,病毒来源都没有成为核心的讨论议题,是不是因为现在美国当政的政客有他们这一代的偏见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ill介绍道,低空翼装的话离地面很近,开伞的高度也低了很多,“一般低空翼装会在峡谷飞一些线路,这样的话还要考虑更复杂的气流和地势,基本是不允许你犯错的,要非常有经验之后才能进行低空翼装的飞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些西方媒体和政客在看待疫情下东西方表现时,利用“威权”和“民主”来对比,不用控制疫情的有效性来看待。什么原因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打这几张牌应该是在意料之中,对待这些甩锅的行为,该据理反驳的,还是要据理反驳,不能任由他怎么说就怎么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跳伞数据网站BFL统计,从1981年开始,截至2020年1月,玩低空跳伞和翼装的死亡人数为383人。Will向记者介绍到,这个概率不足千分之五,比起网上所说的30%的死亡率低太多了,“我们没有人会拿生命去冒险,30%的死亡率夸张过头了。”